您的位置:主页 > 乡村振兴 > 浅谈乡村振兴战略与精准扶贫方略内在联系

浅谈乡村振兴战略与精准扶贫方略内在联系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21-02-23 08:06 浏览次数:

  乡村振兴战略和精准扶贫方略是近几年党和国家着眼于解决发展不充分、不平衡问题,为弥补农业农村发展短板,实现农业农村现代化而做出的重大决策,体现了党和国家更加公平、更有效率的治国理念。而从学理层面梳理乡村振兴战略和精准扶贫方略二者的内在关联,有利于党和国家的农村事业在实践层面梯次展开、层层推进、有序衔接,从而实现农业强、农村美、农民富的奋斗目标。本文从目标维度、时间维度和内容维度入手,探究乡村振兴战略和精准扶贫方略的内在联系。

  从目标侧重角度来看,精准扶贫主要着眼于乡村内部区域发展差距,而乡村振兴不仅着眼于乡村内部区域发展差距,也着眼于城乡发展差距,精准扶贫重在保底,乡村振兴重在升级;乡村振兴是在精准扶贫既有成果的基础上,实现“农业全面升级,农村全面进步,农民全面发展”这一目标。从目标侧重维度来看,精准扶贫侧重于经济维度,、文化手段多是达成经济脱贫的这一目标的辅助措施;而乡村振兴则是、经济、文化、生态、社会等度的提质增效。即使二者之间的侧重角度和维度都不太一样,但不可否认的是,从最终达成的目标角度来看,乡村振兴和精准扶贫存在一致性。二者都是为了缩小区域、城乡发展差距,满足人们群众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实现“农村美,农民富,农业强”的目标,推动农业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而做出的重大决策部署,二者之间的差异也是由于需要在不同阶段回应不同问题而产生的差异,没有根本上的区别。

  精准扶贫方略(以下简称精准扶贫)和乡村振兴战略(以下简称乡村振兴)是新时代提出关于解决三农问题两大战略决策,二者内在有着密切的联系:精准扶贫实质上是要解决农业农民农村的生存问题,其旨在脱“贫”,满足农民最基本的生存需求;而乡村振兴实质上是要解决农业农民农村的发展问题,其旨在“解困”,实现、经济、文化、生态、社会保障等方面的全面发展。生存是发展的基础,从这个角度来讲,可以说精准扶贫得到落实是乡村振兴有序开展的前提和先决条件。

  我国的扶贫开发任务开始于自上世纪80年代中期,经过30多年的努力,我国的脱贫减贫事业取得了很大的成绩,精准扶贫是我国脱贫攻坚最后的攻坚战和堡垒战,遵循习总提出的“实事求是、因地制宜、分类指导、精准扶贫”的重要指示精神,五年以来,精准扶贫成效显著,为决战决胜顺利完成2020年脱贫攻坚任务,全面实现小康奠定了基础。在扶贫攻坚取得决定性胜利的关键节点,党在十九大报告中提出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并展望到了2035年和2050年,由此可见,精准扶贫和乡村振兴在实践机理中存在千丝万缕的联系。

  以2020年作为一个时间节点,可以将精准扶贫大致分为两个阶段:消除绝对贫困阶段和脱离相对贫困两个阶段。在消除绝对贫困阶段(2013年-2020年)的任务,正如习总在十九大报告中指出的那样:“要动员全党全国全社会力量,坚持精准扶贫、精准脱贫,坚持中央统筹省负总责市县抓落实的工作机制,强化党政一把手负总责的责任制,坚持大扶贫格局,注重扶贫同扶志、扶智相结合,深入实施东西部扶贫协作,重点攻克深度贫困地区脱贫任务,确保到2020年我国现行标准下农村贫困人口实现脱贫,贫困县全部摘帽,解决区域性整体贫困,做到脱真贫、真脱贫。”即在这一阶段,要做到消除绝对贫困,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一个都不能少”这一庄严承诺。在2020年之后,虽然国家到目前为止尚未出台有关继续推行精准扶贫方略的政策文件,但是不可否认的是,精准脱贫不会到此为止,脱贫任务也不会就此结束。在2018年国务院新闻办举行的一次新闻发布会上,针对“中央的扶贫工作设置到2020年的目标是否会出现短视行为?”这一问题,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韩俊就曾表示:“这个问题要客观看待。2015年我们制定了5年的政策蓝图,当时提出来的目标,包括现在新的政策性意见提出的要求非常清楚,不是说到2020年中国的反贫困、减贫工作就划句号了,只能划分号。到2020年,我们解决的是农村的绝对贫困,解决相对贫困则将贯穿于现代化的全过程。”由此可见,2020年之后我国脱贫攻坚的主要任务就从解决绝对贫困到缓解相对贫困,从解决收入贫困到解决多元贫困。

  而按照中央农村工作会议部署,乡村振兴的实施将分三步走:到2020年,乡村振兴取得重要进展,制度框架和政策体系基本形成;到2035年,乡村振兴取得决定性进展,农业农村现代化基本实现;到2050年,乡村全面振兴,农业强、农村美、农民富全面实现。由此可看出,乡村振兴的第一步与精准扶贫的第一步存在时间上的契合,而乡村振兴的第二步和第三部与精准扶贫的第二步存在时间上的契合。一方面,在精准扶贫前期推行的前几年里探索出的制度框架、政策体系、脱贫手段都为乡村振兴治理体系的形成打下了基础,而乡村振兴和精准扶贫于2018年-2020年存在三年交汇期,在这期间则进一步巩固了既有脱贫成果,丰富了脱贫手段,更进一步积累了脱贫经验;另一方面,深化乡村振兴和解决相对贫困可以看作“一鸟之两翼,一车之双轮”,通过深化乡村振兴可以进一步带动乡村经济社会的可持续发展,促进解决相对贫困的问题;通过解决相对贫困又可以反过来推动乡村振兴。这也就是“解决相对贫困要贯穿于现代化的全过程”这句话的含义所在。

  针对精准扶贫,国家通过六个精准——“扶贫对象精准、措施到户精准、项目安排精准、资金使用精准、因村派人()精准、脱贫成效精准”和五个一批——“发展生产脱贫一批、易地搬迁脱贫一批、生态补偿脱贫一批、发展教育脱贫一批、社会保障兜底一批”来推动精准脱贫任务的有序展开,进而确保到2020年我国现行标准下的农村贫困人口全部脱贫,基本解决区域整体贫困,保障农民最基本的生存需要;而国家推进乡村振兴则围绕“产业兴旺、生态宜居,乡风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五个方面进行总体布局,按照产业振兴、人才振兴、文化振兴、生态振兴、组织振兴的“五个振兴”策略进行实施。由此可看出,

  在乡村振兴五个方面中,这两大方面主要侧重于农村农民的生活角度,其余的三个方面更侧重于农村农民的发展角度。也就是说,乡村振兴战略除了精准扶贫方略重点关注到的“生活保障”维度,还关注到了“发展保障”维度,这说明了乡村振兴的覆盖维度是精准扶贫覆盖维度的有机延伸,也决定了乡村振兴的目标更为长远,机制更为复杂,影响更为深远。

  习总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指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乡村振兴和精准扶贫是党和国家在新时期下更好地解决主要矛盾,促进农业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重要举措,为未来我国农村农业发展提供了战略指引和政策储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