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高端访谈 > 对话腾讯“教练”杨国安:“9·30变革”一周年不

对话腾讯“教练”杨国安:“9·30变革”一周年不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19-11-09 03:16 浏览次数:

  2018年9月30日,尚不满20周岁的腾讯开启了史上第三次组织架构调整——“930变革”,原有七大事业群(BG)重组整合,并且新成立了云与智慧产业事业群(CSIG)、平台与内容事业群(PCG)。

  就在这场变革发生的前两周,在梳理腾讯内部问题时,包括马化腾在内的总办高管们聚集到香港一个餐厅的小包厢里,开了一场“总办会”。圆桌上准备了一枝小花,小花在总部成员间依次传递,接到花的高管,被要求以CEO的视角“诊断腾讯”,设计这一方案的正是杨国安。

  在腾讯最高的决策层是集团总办,杨国安也是总办成员之一。2008年杨国安接受马化腾的邀请以高级管理顾问身份加入腾讯,最核心的工作就是协助总办团队诊断和提升腾讯的团队战斗力。腾讯2012年和2018年进行的两次重大组织架构调整的背后都有杨国安的身影,他也因此被称作腾讯“教练”。

  如今,腾讯“930变革”实行已有一年多的时间,变革进入到了什么阶段?腾讯内部发生了哪些变化?产业互联网上腾讯还有什么大的动作?近日,《中国经营报》记者专访杨国安,试图一窥腾讯变革的新貌。

  值得注意的是,从2017年开始,杨国安在腾讯还多了另一个身份——腾讯青腾大学教务长,近日北大-青腾未来产业学堂在北京大学正式开学,除了来自互联网的企业家,更多的是来自制造、医疗、教育、零售等各行各业的领军企业家,并且产业学堂的每个小组中都有一名来自腾讯的高管全程参与教学。首次开班、规格颇高的未来产业学堂和腾讯“930变革”中的产业互联网又有着怎样的关联?

  记者:你参加过腾讯几次重大的变革,为什么在去年的时候,会选择从消费互联网转向消费互联网和产业互联网并重?中间经历了怎样的过程?

  杨国安:不管是2012年的“518变革”还是2018年的“930变革”,共通点都是外界环境发生了变化,而外界环境的变化往往导致内部组织必须变。

  2012年移动互联网来了,比如之前的游戏本来是PC端的游戏,但是移动互联网时代来临,之前做PC端游戏的部门需要切入新方向,所以我们就进行了重新调整升级,成立新的事业群。

  相类似的是,2018年有几个大的趋势,一个是消费互联网人口红利的渗透率差不多了,当时整个互联网用户差不多10个亿,微信、QQ等APP用户群体已经很大,虽然将来持续发力做深、做透也会有更多的价值,但很难单靠冲量了。同时我们也看到当时重要的科技升级,包括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区块链、5G,这使我们看到科技在以更低的成本被普及到大众,不再是高大上、用不上,而是每个人都能享受到科技带来的便利。另外,我们也希望通过产业互联网,帮助To B的企业,为客户提供更好的产品和体验,反哺2C。所以我们认为腾讯做的To B反过来也能够活跃微信、QQ平台。当To B能够进一步产业互联网化,比如说超市在完成产业互联网化后,供应链也能够连接起来,确保售卖产品更加新鲜,能够为客户创造更多的价值,同时还能给消费者提供更好的消费体验。

  记者:如今“930变革”已经有一年了,最初的设计和现在的结果有没有不一样的地方?

  杨国安:我觉得差不多。当时我们看到外在环境已经发生变化,核心高管团队根据大环境和趋势来判断腾讯互联网下半场会怎么走,按照预测理顺赛道。一方面是觉得社交产品非常活跃,消费互联网会做得更好,就把“社交+内容”进一步整合。另一方面是整合产业互联网,过去两三年我们也有尝试To B的业务,不过都分散在不同的事业群。To B行业的特性是要想做好,就需要扎得深、投入大、有耐心。而且To B很多时候要的是解决方案,而不是单一工具,当时我们觉得要集中力量办大事儿,把跟To B相关的资源尽量整合起来,因此成立了云与智慧产业事业群(CSIG)。

  “930变革”主要是预判外在的环境趋势,确定赛道,理顺组织架构。组织调整完就是领军人物确定,高管团队里面最有To B经验的就是汤道生(Dowson),他以前在甲骨文做了很多年,CSIG交给了Dowson,内容重担我们交给任宇昕(Mark)来做。

  杨国安:除了战略架构调整之外,还有一些管理的升级,以及成立一个PMO(腾讯公司项目管理)办公室。

  最重要的变化是明确了战略,比如成立CSIG,以前大家一直怀疑我们做云是玩真的还是假的,毕竟云的利润很薄、盈利周期时间很长,跟游戏利润的“短”“平”“快”特点相差较大。另外,公司很多分散在不同地方的单元团队能够有效整合,打破不必要的“部门墙”。

  其实过去一些年做了比较底层的工作,包括团队整合、思想统一、打法共识。当然,也有一些成绩工程,比较容易看到的一个是技术委员会的成立,把散布在不同事业群的现有的代码、工具尽量开放共享,未来一些重要的工作要尽量协同,不要重复做轮子,真正实现“开源协同,自研上云”。这个进步比我们预期的快,因为腾讯里面有一半员工是研发人员,大家感受最深的就是这个,有很多好的工具和代码马上可以用得上,而不用从零开始做。